峽谷芒寬“舞火”記

峽谷芒寬“舞火”記

作者:佚名 文章來源:隆陽區政府門戶網站 點擊數:10029 更新時間:2011/9/5 2:13:40

    7月20日(農歷六月二十五),在猶如火爐般的恕江峽谷的芒寬彝族傣族鄉,迎來了一個更加火熱的節日——彝族火把節。生活在峽谷里的各少數民族同胞,或在大榕樹下舉把舞火祝福“風調雨順,清吉平安”,或在田野持火追逐,“驅除邪氣”,祈禱“五谷豐登”。這“火”上加“火”的節日盛典,將炎熱的峽谷、將夏日奔騰的恕江激蕩得更加熱情奔放,豪氣萬丈。
    芒寬火把節由來已久,而且是當地有重大影響的節日之一。火把節不僅有著豐富多彩的活動內容,而且包含著深刻豐富的文化內涵。在火把節中,“火”是節日的主題,也是火把節最為重要的象征,人們的絕大部分活動也都是圍繞“火”進行的。前幾年,節日期間活動越來越少,每年的火把節,一家人也就吃頓牛肉或羊肉,象征性地紀念一下。為保護和傳承節日習俗,加強各民族的聯系和溝通,挖掘地方民族文化,展示各民族傳統民間藝術、多彩的民族風情、豐富的物產,以及高黎貢山和怒江大峽谷神奇的風光,讓外界認識芒寬、向往芒寬,提升芒寬的知名度,逐步形成文化搭臺、經濟唱戲的發展格局,芒寬鄉于2000年恢復了傳統“火把節”,到今年,已成功舉辦了七屆。
  節前一個月,火把節的準備工作便熱熱鬧鬧地展開了。鄉黨委政府開始籌備組織、安排落實;姑娘們一邊趕制著彩衣彩裙,一邊專心致志地練習著火把節歌曲,好在節日期間一展風姿、巧弄歌喉;小伙子們一邊精心飼養著參賽的公雞,一邊刻苦地演習射弩……大人們則忙著釀美酒、選肥羊,為節日準備美味佳肴。
  七月,踏上芒寬這片美麗富饒的土地,到處洋溢著甜蜜的歌聲和醉人的芳香。火把節這天,人們一邊忙著參加斗雞、象棋、蕩秋千、高蹺、射弩等民間體育競賽活動,一邊忙著打掃房屋,清洗炊具,殺雞宰羊籌辦豐盛的節日晚餐。傍晚時分,祭畢神靈祖先,一家人便圍著火塘吃晚飯喝美酒,舉杯祝愿風調雨順,來年豐收。夜幕降臨繁星高照的時刻,人們紛紛走出家門,會聚到鄉文化廣場,參加盛大的迎賓文藝晚會。
  當日晚上,保山市委常委、隆陽區委書記劉一丹,區委副書記楊正曉等領導點燃廣場中央的篝火,一時間,一個個冉冉升空的孔明燈,像人們放飛的一個個夢想,一把把高擎的火把,一堆堆燃燒的篝火,像一顆顆繁星落入人間,到處是火的世界,到處是歌的海洋。正如楊升庵所寫:“云披紅日恰含山,烈炬參差竟往還。萬朵蓮花開海市,一天星斗下人間。”
  這時,整個廣場上,火龍游動,彩霞飛舞,鑼鼓震天,三弦丁冬,不管是客人,還是主人,不管是彝族、傣族,還是僳僳族,也沒有人追問節日是祭天祭祖,還是照歲祈年,男女老少,人們手拉手,足跟足,圍著篝火載歌載舞,盡情的狂歡。這已不僅僅是彝族的節日,也不僅僅是芒寬人的節日,而是一個多民族相聚芒寬共同祝福吉祥如意的狂歡節。
  人們狂歡到夜半才陸續回去,沒跳完的舞,沒唱完的歌,就一路的唱著舞著回去,走過田野,穿過村莊,歌聲在山谷中、在江兩岸久久回蕩。那一夜無人入睡,火的節日令人陶醉、難以忘懷
     每一個節日,都有一個標志,每一個標志都蘊藏著一個民族艱難生存的奮斗歷程,也寄托著一個民族善良的祈禱和愿望。以火為節日的彝族同胞在恕江峽谷里生生不息的歷史到底有多長,已經無法在有關的文字史料里查證。但你不管去到哪個村莊,詢問到哪一位彝族同胞,他們都能向你滔滔不絕地講述出自己民族遙遠的歷史。“物有本末,事有終始”,據說,生活在高黎貢山及恕山兩山夾持的恕江峽谷里的芒寬彝族同胞,大部分都是從海拔四千多米的迪慶高原的中甸、維西一帶遷徙而來的。他們沿著恕江兩岸攀山越谷不停地行走,部分人最后停留在芒寬一帶寬闊的江岸邊,靠著頑強的意志,將當時被稱為“不毛之地”的芒寬峽谷開辟成一片富饒的樂園;也有些彝族老人講,他們的祖先原是江蘇南京人的后裔,屬明朝初年被遷徙而來拓邊墾荒的“流放罪人”。兩種傳說,都有與“火”有關的共同的悲壯故事。當時遷徙到此地居住的彝民,靠著刻苦耐勞、辛勤耕作的精神,使瘴氣逼人的芒寬峽谷年年五谷豐登,一個兇殘的頭人為想霸占彝民勞動的成果,便想盡辦法拼命剝削和殘殺百姓,百姓活不下去了,就拿起刀槍起來反抗,反抗者把火把燃起來捆綁在羊角上,驅趕著羊群去圍攻頭人。經過殊死搏斗,最后終于趕走了頭人。這一天正好是農歷6月25日。為紀念戰斗的勝利,于是彝族人民便把這一天以“火”抗擊壓迫取得勝利的日子,定為自己祝福永久和諧、平安的盛大節日。
  彝族同胞另一個與“火”有關的傳說,則顯示了彝族人民抗擊惡劣自然環境、爭取生活富裕的勤勞和智慧。恕江峽谷瘴氣橫行、傷害生命的“暴行”,這是歷史上存在過的真實事實。一些外地人要到“夷方”去謀生,曾有過“要到潞江壩(芒寬以下至惠通橋一帶的江域被稱為潞江),先把老婆嫁”的警示語,說明當時峽谷瘴氣的恐怖,實在是嚇人。彝族人民把瘴氣視為“邪氣”,到了瘴氣最為猖狂的暑季,男女老少便舉著火把到田間地頭去驅除“邪氣”。除此之外,他們還在這個季節里煮一些草藥食用,以排除侵入身體的“惡氣”。用這些辦法,以保持一個平安、吉祥的生存環境。
  “火”在芒寬峽谷里,成了吉祥、平安、和諧的象征。自從歷史上的燧人氏以鉆木的方法發明了火以后,中華民族便走入了輝煌的文明發展時期。彝族人民對火的崇拜,實際上是對中華文明的傳承和弘揚。記住了“火”,就記住了我們的歷史;記住了“火”,也就記住了我們華夏五千年的輝煌文明。
网上长期挣钱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