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霞客的芒寬之行解讀

徐霞客的芒寬之行解讀

作者:政協 劉義…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1494 更新時間:2019/2/13 15:58:02

  從明崇禎十二年(1639年) 農歷七月初五日開始,徐霞客從保山城九龍池出發,經太保山、虎坡、鑼鼓寨、大寨、干海子、瑪瑙山、爛泥壩村、松坡、新安哨、打郎、猛林、猛賴、蠻邊、歪瓦、北沖、箐口、臥佛寺,到七月十七日結束回到保山城,歷時13天。徐霞客此行的本意是游覽干海子,后來在永昌馬氏兄弟的影響下才改為游覽芒寬的。這條線路主要記述了楊柳鄉、芒寬鄉和瓦房鄉的地理風貌,但目的地是芒寬的石城,因此我們把這條線路叫做“芒寬之行”線路。這是徐霞客在隆陽境內游歷的第五條線路,也是徐霞客最后一次在隆陽區內進行完整的游歷,足跡踏遍了板橋、楊柳、芒寬和瓦房四個鄉鎮。現對徐霞客在芒寬轄區內的幾個重要游歷地點解讀如下:

  關于打郎。《徐霞客游記》原文:“二里,其中復環為一壑,聞水聲淙淙,數家倚西坡而居,是為打郎。入詢居人,始知上江路在外峽之西,壑東北亦有路逾嶺,此亦通府之道,獨西北乃山之環脊,無通途也。”

  打郎,行政村名,隸屬于區芒寬鄉,地處芒寬鄉東南部的怒江東岸,西臨怒江,北面與勐林行政村接壤,東面和南面都與楊柳鄉河灣村相連。打郎村距離芒寬鄉政府所在地35公里,海拔1700米,年平均氣溫25℃。從鄉政府所在地到打郎村,需要過怒江勐賴渡口。打郎村包括老打郎、龍洞坡和緬戛3個自然村。龍洞坡因龍洞坡旁邊的大箐內有從大榕樹根部流出的大小兩個龍洞而得名。緬戛村緊鄰怒江,緬戛石龍坡山有一個壁立千仞的懸崖,緊鄰怒江;石龍坡懸崖有兩道瀑布,一明一暗,外露的瀑布在懸崖之上顯得很細長纖秀;有一條彎曲而陡峻道路通到緬戛渡口,這是一個季節性的渡口,只在甘蔗收獲季節使用。

  關于猛淋。《徐霞客游記》原文:“二里余,有聚落倚南坡,臨北壑,是為猛淋。此乃打郎西山,南下西轉,掉尾而北,環為此壑。其壑北向頗豁,遙望有巨山在北,橫亙西下,此北沖后山,夾溪西行,而盡于猛賴溪北王尚書寨嶺者也。壑中水當北下北沖西溪。其人指余從猛淋村后西南逾嶺行。”

  猛淋,現在已經演變為勐林,為行政村名,隸屬于隆陽區芒寬鄉。勐林村地處芒寬鄉東南部的怒江東岸,西臨怒江,北面與大門坎行政村接壤,東面與瓦房鄉交界,南面與楊柳鄉河灣村相連。勐林村距離芒寬鄉政府所在地16公里,海拔1220米,年平均氣溫25℃。從鄉政府所在地到勐林村,需要過怒江勐賴渡口,原來過江是靠渡船,現在猛賴大橋聯通東西,一路暢通。

  關于猛賴。《徐霞客游記》原文:“此地為猛賴,乃上江東岸之中,其脈由北沖西溪北界之山,西突為王尚書營者,下墜塢中為平疇,南衍至此;上江之流西瀠之,北沖西溪東夾之,而當其交會之中;溪南即所下之嶺,自猛淋南夾溪南下,峙為下流之龍砂,而王尚書營嶺即其本支,而又為上流之虎砂也。……”

  猛賴,古渡口名,現在已經演變為勐賴,位于大門坎行政村與吾來行政村之間的怒江上,是永昌瓦房古道的必經渡口。勐賴渡口因緊靠流經大門坎村的勐賴河口而得名,距離芒寬鄉政府所在地約5公里。勐賴渡口附近有溫泉、孤峰聳立的石棺材大巖石和王尚書嶺(又叫營盤山)。勐賴渡口東邊的勐賴壩曾經是傣族土司早龍江的居住地,大門坎村民還保存有清代早土司的墓碑。王尚書嶺在勐賴渡口東岸,王驥三征麓川時曾經駐兵于這座山上,王尚書嶺因此而得名。王尚書嶺上有兩塊平地,據當地人說那里就是王尚書的練兵場和洗馬池。

  關于蠻邊。《徐霞客游記》原文:“東北一峰特聳,西臨江左者,為王尚書駐營之峰。西北重峽之下,一岡東突江右者,是為蠻邊,昔麓川叛酋思任踞為巢。……西北三里,有溪自西峽出,北渡之。半里,有聚落倚坡東向羅列,是為蠻邊。……下午雨止,遂別僧下山,宿于蠻邊火頭家,以燒魚供火酒而臥。十四日從蠻邊飯而行。”

  蠻邊,現在已經演變為吾來,為行政村名,隸屬于隆陽區芒寬鄉。吾來村位于怒江西岸,北與芒寬行政村相接,東到怒江邊,南與敢頂行政村接壤,西到高黎貢山。吾來村距離芒寬鄉政府駐地4公里,海拔860米,年平均氣溫25℃。吾來村的風景名勝主要有黑山河、大疊水瀑布、龍王潭(綠蔭塘)、老緬城和石城(鬼城)。

  關于王驥營盤山遺址。《徐霞客游記》原文:“東北一峰特聳,西臨江左者,為王尚書駐營之峰。”

  王驥營盤山遺址,位于芒寬鄉大門坎村北面的怒江邊上,距芒寬集鎮約7公里,與芒寬隔江相望。營盤山高約100余米,頂部東西向約50米,南北向約100余米,西坡陡峭險峙,山上樹木稀少。山頂上有洗馬塘。民間傳說,三國時諸葛亮率軍在此安營扎寨,要攻打怒江以西的老緬王。老緬王盤踞在吾來背后的山上。那里地勢險要,易守難攻,人稱老緬城。諸葛亮看到此城占據天險,難以攻打,決定智取:他命令所有士兵排成縱隊,到怒江舀水傳遞到山頂。山頂上有一個無水的深塘。他命令士兵把水倒進深塘,然后挖了各種顏色的土調成泥漿用來染馬。他又命令士兵把馬時而染成紅色,時而染成白色……分批放到紅土坡山上。多種顏色的馬成群在山上出現,對門的老緬王看到諸葛亮軍隊馬匹眾多,弄不清究竟有多少兵馬,因此膽戰心驚,不敢戀戰而逃之夭夭。明代麓川(今德宏州隴川縣)的傣族土司思倫發反叛,王驥“三征麓川”,營盤山也是兵部尚書王驥正統六年(1441年)首次與麓川叛軍隔江對壘的駐兵之地。站在營盤山頂,眺望怒江對面的麓川叛軍兵營老緬城,老緬城則一覽無余地展示在眼前。

  關于老緬城遺址。《徐霞客游記》原文:“其后重岸上,是為石城,思酋恃以為險,與王尚書夾江相拒者也。此地昔為戰場,為賊窟。……”

  老緬城遺址,位于芒寬鄉吾來行政村吾來自然村北約500米處,為明代正統年間麓川叛軍兵營所在地。老緬城遺址是一處易守難攻的軍事要地,為進入芒寬集鎮的門戶。老緬城遺址為圓形巔坪,面積3萬平方米,山頂長滿樹木荊棘,四周殘留著兩米寬、一米深的護營溝,和怒江東岸大門坎村的王驥軍營遺址形成對峙局勢。民間傳說,老緬王駐扎老緬城之時,兵強馬壯,人丁興旺。他把士兵排成4-5里長的運水隊,用相互傳遞的方式從怒江邊運水到老緬城。運來的水不僅能夠滿足飲用,還可以用來洗馬,洗馬池就建在山凹里。老緬王用緬花織布供軍民使用。諸葛亮南征之時,派人制了一支箭,插在老緬城門外。這支箭使老緬王大吃一驚。原來,這支箭的箭花是直徑為3尺的大簸箕,箭身是14-15尺長的牛膽,箭頭是一個大犁頭。這也罷了,最使老緬王恐懼的是諸葛亮竟然有會飛的神馬。原來,諸葛亮用木頭制作了一匹巨型木馬,用繩索懸掛在懸崖上,一上一下地拉動,使木馬快速地上下,遠觀真如飛馬一般。老緬王想,自己既不能使用神箭,又不能擁有神馬,怎能敵得住孔明呢?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吧。于是,老緬王就率領部下,逃到今天的緬甸境內去了。老緬王走了,陪伴多年的老緬花哭了,那飄散的花絮就是老緬花的傷心淚。為懷念主人,老緬花就長成了攀枝花,變小變短的花絮就再也不能織布了。

  關于歪瓦。《徐霞客游記》原文:“于是折而北上山坳,二里,聞犬聲。又里余。山環谷合,中得一坪,四五家倚之南向而居,曰歪瓦,遂止而宿。”

  歪瓦,現在已經演變為小瓦馬,為自然村名,隸屬于芒寬鄉大門坎行政村,海拔905米,年平均氣溫23℃。小瓦馬村地處芒寬鄉東部的怒江東岸,南臨勐賴河,西面和北面都靠大山,東面與瓦房鄉新寨交界,整個村子的地形如一片斜躺在山坡上的瓦片。過怒江勐賴渡口之后,沿著勐賴河東行約13公里即可到達。小瓦馬村進村道路為沙石路。

  徐霞客“芒寬之行”既走了楊柳古道(保山城至大寨)又走了瓦房古道(去程的勐賴至蠻邊和返程的蠻邊至臥佛寺),歷經漢莊鎮、楊柳鄉、瓦房鄉和芒寬鄉這四個鄉鎮,古道路途艱險,但是景色風光迷人。徐霞客游歷過的芒寬,以民族文化為特色,老緬城遺址、彝族火把節、傈僳族刀桿節、傣族愛情悲劇《葉罕佐和冒弄央》的傳說、《三疊水藏金銀財寶的傳說》等文化旅游資源無不體現出她獨特的文化魅力。

  循跡徐霞客,發現芒寬的多姿多彩。

网上长期挣钱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