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剿匪記

滇西剿匪記

作者:符  杰 文章來源:保山日報 點擊數:13142 更新時間:2011/9/7 0:56:43


——緬懷一位從未見過面的戰友、隱蔽戰線的無名英雄

  1950年2月,人民解放軍進駐保山后,因當地群眾曾受“共革盟”的惡劣影響,人心比較混亂。1949年3月,“共革盟”派人潛伏保山,以武裝組織形式發展,幾個月保山就達到了幾萬人。因混入了大量的地主、惡霸、舊軍官、土匪特務、流氓、地痞、也有大量抗日戰爭留下來的外省人,因違法亂紀,損害群眾利益被國民黨盧漢派省保安團余建勛先“招安”后鎮壓,不久便迅速土崩瓦解。人民解放軍進駐保山后,當地匪特、地主階級遂大肆造謠說我軍就是當年的“共革盟”,又說美國已經在朝鮮發動了第三次世界大戰,東三省已被原子彈炸成了一片焦土,共產黨的日子不會長久,和“共革盟”一樣,只是“曇花一現”。他們與投機糧商一起,囤積居奇,有意控制市場,使保山城內形成有市無糧的局面,群眾極其恐慌。為了解決燃眉之急,41師黨委組織糧食工作隊,由王鐘琪、孔繁躍、李全金、劉孟金、段云鵬、王義民、梁永勝等集訓、學習,并組織人員征收糧食解決軍需民食和支援解放西藏用;打擊地主階級的經濟勢力;重點打擊對象是地主階級中的大糧戶。
  王義民同志帶領了一支征糧武工隊,進駐七區(今蒲縹、道街、楊柳、羅明壩、新民一帶。以下同),遭到地主階級的瘋狂破壞和抵制,不少地主分子躲避起來不見面。王義民、王鐘琪(現年87歲,已離休,尚健在)發動地下黨員、區鄉干部和小學校師生去催促,地主就在公糧中大量摻沙子石頭、摻水進行破壞。白天收到的糧食,交到張家莊背后的觀音寺,晚上就被匪特們搶劫一空。王義民等逮捕了里布嘎平地的慣匪楊×,關在區公所,腳鐐手銬,由公安班看守,晚上便被區上的不純干部私自釋放。之后,楊×參加土匪反共救國軍第四支隊,任大隊長,1950年8月,參加攻打施甸由旺、太平街永保鄉,殘殺區干部,并襲擊我41師運往芒市122團的軍需物資車輛,殘殺押車官兵二人,同時參與滇緬公路707處襲擊我查師長車隊,是一血債累累的反革命分子,后逃亡緬甸,現在臺灣。當時區上收到一部分稻谷,碾成大米用騾馬馱到保山來,半路上就被匪特在冷水菁搶劫,把馱子砍壞,把大米撒在大路上。王鐘琪和王義民同志向縣委趙文升書記、公安局長王玉山同志匯報了蒲縹的敵情后,縣委決定把駐板橋的檢查站站長李鎖柱同志(區委副書記兼武裝部長)和公安局的符杰二人,派到蒲縹工作。這時匪特襲擾昌寧、施甸等地,瘋狂至極。
  公安處長韓秉林同志根據對敵斗爭的需要,派出一名精干的偵察員打入匪特辛朝漢內部。不久,收到由韓處長轉公安局長王玉山的第一份情報:第七區(蒲縹)區公所內嚴重不純,有熊天霸的臥底,區公所內的人員、武器裝備及戰備細節,全被匪首辛朝漢、熊天霸掌握;辛朝漢的反共救國軍第四支隊達三四百人,已派戈家莊的龍登青(偽青年遠征軍207師排長,遼沈戰役被俘釋放回來)帶有辛朝漢的親筆信給蒲縹老街子偽自衛大隊長何××(當地叫做何營長),要何積極配合第三次世界大戰“反共復國”的統一行動。他們在蒲縹網絡“反共志士”(地主、舊軍政人員、兵痞、流氓、革命反動分子),于當年8月15日在蒲縹做內應。因龍登青出外多年,不認識何本人,也不知道老街子的住處,請蒲縹到戈家莊上門的顧×帶路,找到何家,查明何白天上蒲縹街子茶館以喝茶、吃羊肉湯鍋為名,開始聯絡反革命分子。韓處長命令李鎖柱、龐維智、符杰立即逮捕何××、和尚莊錢××、蒲縹街子楊××,并從何家搜出美國造手搶及79步槍各一支。何××被捕后,他秘密請區上武裝班魯麟彥帶信回家,叫其弟帶領長工楊春洪去登高壩找到土匪大隊長楊祥,并把何××給楊祥的一支美造卡賓槍取回“坦白交待”。不久韓處長又傳來情報:薛家屯薛某,(偽田賦糧處處長,九峰中學校長)已參加了辛朝漢的反共組織,辛朝漢還來到薛家屯與薛某密謀暴動事宜。薛某隱藏有4支槍,其中有美造湯姆式沖鋒槍一支,日造提腰拉八(即王八盒子)一支,韓處長命令,立即逮捕薛某,并從其家中搜出武器和280多發加拿大與湯姆式手槍子彈。因情報來得及時,蒲縹才免遭匪特襲擊。
  這位隱蔽戰線的無名英雄,還提供了其它情報:土匪在中秋節時,到丙塞強迫佃戶楊喜等及家門辛朝元、辛朝清、辛光等加入土匪,隊伍達到300至400多人,并殺豬宰羊,準備節后攻打區公所。土匪大隊長楊×的姐夫諶×還到蒲縹街子買來三馱月餅到丙塞與土匪過節。我偵察連在蒲縹西山老黑樹(蒲縹西北)截獲了這三馱月餅,并由諶×帶路奔襲丙塞匪穴,因中途被土匪哨兵發現鳴槍報警,匪特慌忙逃到登高壩過江去了。不久又送來情報,匪特派員方國昌由上江經雙虹橋(當時橋已破壞)上的大沙壩渡口過江,到小海壩海頭村找到白族錢二香通,共同到賴子山密林中匪穴,發給方光材“江東大隊大隊長”的委任狀,并指示方光材到大鋪子去找慣匪和地主串聯,拉上西山擴充“反共救國軍”江東大隊。韓處長決定將計就計,在大鋪子張網以待。土匪正在密謀開會時,人贓俱獲,被一網打盡。
  后來,特務方國昌又再次潛到海頭,去找匪特李興、李柱、李保、賽啟成、管興田、賽子禎、賽順林等,頒發委任狀,委任李興為“反共救國軍第四支隊江東大隊大隊長”。方國昌在潛回保山城內聯絡時,在大沙河被我情報員畢華同志活捉,扭送保山縣公安局。1951年底,畢華同志被評為治安模范,被群眾選為阿嘎大寨鄉鄉長,因出身中農,土改中不能擔任主要干部,畢華同志后任楊柳鄉供銷社主任,直到退休,現尚健在,住新寨子。
  國民黨曾派兩個先遣連(全部便裝)到達上江,因辛朝漢的陰謀累累破敗,已對我偵察員產生懷疑。兩個先遣連的連長(都是湖南衡陽人)與緬甸匪特電臺聯系后,我偵察員身份暴露,被辛朝漢派熊天霸等將我偵察員“密裁”(殺害)。
  辛朝漢的堂兄弟辛朝邦也提供過我偵察員被匪特認定是“共產黨探子”被殺害的情況,辛朝邦現住杏花黃紙坊(保山公安處勞改科汽車修理廠退休,現尚健在)。
  方國昌在被處決前供認兩次過江頒發委任狀的事實。
  韓秉林同志單線聯系的偵察員,姓名不詳,其潛入匪巢偵察敵情的事實也只有李鎖栓和符杰略知一、二。
  讓我們永遠記住這位隱蔽戰線上的無名英雄!
  (作者為保山市公安局隆陽分局離休干警,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期公安特派員)

网上长期挣钱的方法